幺玄宇

我总在想的,是否你所想?

继续很久之前的剑三脑洞~

“喂!和我回西湖吧!”

“回去?这仗还没打完,你让我咋回?说好了一起保家卫国的,你这才来了多久就急着喊回家,莫不是害怕了吧?”

“我……总之,你若不回去,那我就自己回去。”

“你是认真的?”

“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?”

“阿桓,发生了何事?你与我说,咱们一起解决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阿桓!”

……

梦里戛然而止,陈寰被闹钟吵得睁开了眼。天还没亮,房间里一点光都没有,他怔了好久才缓过来,眼前房子的轮廓才逐渐清晰起来。

这天真冷!他裹了两床棉被都没法阻挡住寒意,房里的暖气坏了很久,房东一直没让人来维修,到了半夜真是冷得他牙齿都在咯吱打颤。这不,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抖着,又开始犯起了困。

唉!惨啊!陈寰一边哀怨一边起床,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,随便一瞥墙角,便被墙上突然出现的黑影吓到全身麻木,连声音都没法喊出口。此刻他已经完全忘记寒冷,就那么浑身僵硬地坐在床头一动不动的,连头都不敢回,生怕自己心脏承受不住。

“阿桓,我来了。”

墙角的黑影动了动,似乎离陈寰近了些。同时,一声轻唤落入陈寰耳里,生生激得他从床上蹦了起来,并且回魂似的终于放声大吼着有鬼,也不顾脚下空溜溜的,头也不回就往房门处狂跑。然而还没碰到门把,他的左手就被一个冰凉的物体抓住,狠狠地往回拉去,力气之大使得陈寰一个趔趄就往后倒,却是摔在了一个挺柔软的东西上,吓得他想要挣扎着起来,但却被牢牢禁锢住,动也动不得。

陈寰低头一看,那是一双节骨分明的手。

“别动,我没有恶意。”

貌似感觉到陈寰的身体在发颤,这双手的主人又轻声道。

男人低沉的声线,说话的口气轻轻,喷在陈寰的脖子根,有点痒,这使得陈寰很不自在的扭了扭头。

“你……是谁?怎么进来的?你想干嘛?”反正已经被抓住了,他跑不掉,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阿桓,我是垣温,宋垣温。”

阿桓,跨越千山万水,我终于回来,回到了的你身边。

评论

热度(1)